在线预约丨ONLINE BOOKING
为什么说云南大理的口罩事件不是“征用”而是 “截胡”?
来源: | 作者:hualvfalv | 发布时间: 2020-03-26 | 514 次浏览 | 分享到:

云南大理位于苍山之麓,洱海之滨,是我国古代云南地区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也是一个美丽的风景旅游城市,被列为第一批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之一,千百年来一直让人向往。但是不久前,一个负面新闻却引起了网络的热议:大理相关部门竟然把途径大理的口罩给“征用”了!

事情发生在今年125日,当时新冠疫情防控形势日趋严峻,武汉已经宣布“封城”,各地被确诊新冠病毒的患者不断增加,突如其来的严重疫情让全国各地相应的医疗物资显得非常紧张,频频告急,特别是口罩,连许多医疗机构的一线医护人员都面临着短缺的风险。在这种情况下,重庆市相关部门为缓解困难,委派他人千里迢迢特地从国外购买了一批包括口罩在内的医用物资,准备运送到重庆后发放给当地一线人员以解燃眉之急。本来这批医用物资在快递公司的运送下,经缅甸清关后从瑞丽口岸运往重庆,但是没想到就在途经大理市的过程中,被大理市执法人员在检查中予以扣押。扣押后,大理市卫生健康局于22日出具了一份盖着红章的《应急处置征用通知书》对口罩进行强行“征用”。通知书称:“由于当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形势严峻,决定对从云南省瑞丽市发往重庆市的9件口罩货品,实施应急征用。”

眼见对方出具了盖有政府部门红章的“红头文件”,快递公司无奈只好放手,眼睁睁地看着重庆客户的物资被大理“征用”。据悉,当日,大理市相关部门采用这种手段“征用”的防疫物资不仅仅是运往重庆的,而且还包括运往湖北黄石、浙江宁波等地的驰援物资,这些医疗物资在途径大理地段时均遭遇了大理市相关政府部门的“截胡”。

这次大理市“征用”其他省市医疗物资事件,虽然大理市相关部门并非抱着“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的心态,某种角度而言也是因为基于疫情防控需要下的“无奈之举”,且在事件曝光后竭尽全力想方设法归还和进行补偿,但是仍然无法掩饰当初“强行征用”行为的违法性。

《中华人民共和国突发事件应对法》第十二条规定,“有关人民政府及其部门为应对突发事件,可以征用单位和个人的财产。被征用的财产在使用完毕或者突发事件应急处置工作结束后,应当及时返还。财产被征用或者征用后毁损、灭失的,应当给予补偿。”,可见,政府在应对突发事件的过程中,依法享有征用权,这是法律赋予的权利。

但是任何权利的行使都是受到一定制约的,必须符合特定的情形和条件,如果说疫情防控属于一种“突发事件”的话,其“征用权”的行使则必须遵循《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的相关规定。《传染病防治法》第四十五条明确规定:传染病暴发、流行时,根据传染病疫情控制的需要,国务院有权在全国范围或者跨省、自治区、直辖市范围内,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有权在本行政区域内紧急调集人员或者调用储备物资,临时征用房屋、交通工具以及相关设施、设备。

由此可见,县级以上的地方政府,只能征用本行政区域内的物资,如果涉及全国范围或者跨省市、自治区、直辖市的物资征用,则应该由国务院进行。而大理市是大理白族自治州所属的县级市,根据法律规定,大理市只有在自己区域内调用物资的权力,对于由其他省市订购并处于运输过程中的快递,其所有权属于其他省市相关单位或个人,应当属于跨行政区域物品,因此,征用权属于国务院,大理市并无权利进行任何形式的“征用”。

事实上,政府对于防疫物资的调度使用早有安排。129日,国务院办公厅就下发了《关于组织做好疫情防控重点物资生产企业复工复产和调度安排工作的紧急通知》,通知明确对疫情使用的重点医疗应急防控物资,由国务院相关部门实施统一管理、统一调拨,地方各级人民政府不得以任何名义截留、调用。并且,根据后继的疫情披露,重庆、湖北黄石、浙江宁波均为疫情中高风险区,确诊为新冠病毒患者的人数要远远超过大理市,大理市相关部门的所作所为,其实质是一种为了本行政区域需要而不顾其他行政区域的做法,不仅没有贯彻落实国务院的相关通知精神,其违法性质也是不言而喻的。

好在现在经过云南省相关监察部门的立案调查,在前期对有关部门和人员进行通报批评和撤职的基础上,再次对大理市的5个单位、8名责任人进行问责,并对相关人员进行了撤职处理,可以说是大快人心。但大理市相关部门的这次名为“征用”实为“截胡”的事件,不但损害了云南的形象,违反了相关纪律,同时也暴露出一些人员漠视法律的心态,可以说是情节恶劣,性质严重,相关直接责任人员也理应得到法律的追究。(完)